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百纳袈裟

本袈裟是一条麻袋,与佛家无缘,却包罗万象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工、农、商、学、兵均经历过,但没坐过牢,专赴监狱参观过数次。最长的经历为教书匠,20岁读历史,25读孔子、朱子,45读老、庄,60岁读禅宗。自认深得精髓。信仰辩证唯物主义。

 
 

【转载】第一百九十二篇·船的起伏如人生一般  

2018-08-02 16:49:39|  分类: 字里行间看阅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我三十岁的时候去过西沙群岛,坐海军送水船去的,在海上开了24小时,同行的男女作家们基本上都晕船,只有我们三两个人坚持到登岸。我挨个到船舱内看望各位晕船的作家们,其面貌均不佳,不便描述。

       因祖国的宝岛那些年老被骚扰,当时坐船去西沙群岛还需要军方特别批准,因名额限制,有些人还是走后门混入的,上船时兴奋得如同儿童,大话一堆,诸如当船驶入远海要放歌一曲,吟诗作赋云云,可当船启锚开出仅20分钟后,就有人脸色苍白东倒西歪地钻进船舱。剩下一些北方硬汉,站在甲板上凭海风吹拂,忍住呕吐。

       我是喜欢船的起伏,如人生一般,永不平坦。过去坐小船,撑死了是客船,辽东半岛到山东半岛,睡一宿即可到达。而去西沙,整整一天一夜,孤独地漂泊在海上,前后左右不见物象,很是人生一番经历。白天,大海不是传说中的蔚蓝色,而是如石油一样墨黑,偶尔可见飞鱼跃出水面,漂浮蜷缩一团的海蛇;夜里,我一个人斗胆走向船头,双手攥住船头的栏杆,双腿伸出船弦,骑在船头,看着恐怖的大海泛出白色的浪花;远海是没有浪的,只有涌,一个起伏将船头抛起,然后马上落下,一次次重复的失重感让我第一次体会到那样深的刺激。

       当我从船头走回来的时候,一个水兵惊诧地问我:“你竟敢上船头?!”我掩饰了我的胆怯,反问他:“你不敢么?!”水兵说:“很多水手都不敢。”

       涌不是浪,浪是夸张的,泛着浪花。涌却蕴藏着巨大能量,隐藏着巨大落差,远看它显得温和平缓,但它能轻而易举地将大船送上峰巅再带回深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8.7.18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