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百纳袈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工、农、商、学、兵均经历过,但没坐过牢,专赴监狱参观过数次。最长的经历为教书匠,20岁读历史,25读孔子、朱子,45读老、庄,60岁读禅宗。自认深得精髓。信仰辩证唯物主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呼唤君子人格  

2017-06-02 08:07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作者:章启群

优雅离我们有多远

上世纪20年代,印度诗人泰戈尔访华,徐志摩与林徽因陪同。当时报纸报道:林徽因人面桃花,泰戈尔仙风道骨,长袍白面,加上郊寒岛瘦的徐志摩,犹如苍松瘦竹春梅的三友图,成绝世佳品。     画面中的林徽因、徐志摩,是那个时代中国知识分子神采的剪影,定格了一代中国知识分子的风神峻骨。它流传在一个世纪以来人们的记忆中,让人们至今羡慕、仰望,不能忘怀。

何处再寻“三友图”

其实,那个时代,除了林徽因、徐志摩,包括鲁迅、陈独秀、胡适、陈寅恪、冰心、郭沫若、郁达夫、梁实秋等等文坛名流、学界翘楚,尽管他们所专不同,信念有异,性格更是南辕北辙,但其精神气象无不让人感到神清气朗、神采奕奕。     假如有人倡议,我们在全中国海选,再凑成一幅三友图,作为这个时代知识分子的风神特写,那将会是一个什么图景?     在当下中国,美男靓女满大街都是,影视明星、歌坛新秀、美女作家、模特、超女、中国小姐、世界小姐、以“脱”一举成星的“星”们、以“跑”一举成名的名人,还有学术大师、大腕、讲坛擂主、名嘴……可是,我们却难以凑成一幅朗月清风的三友图。

差别在哪里?

不是外形的漂亮,不是表面的聪明才气,甚至也不是知识和思想。真正的差别,概而言之:一为雅,一为俗。有“雅”,于是脱俗。缺“雅”,于是入俗,甚至俗不可耐。

没有优雅,尽管有靓丽的外貌,不过花瓶摆设;有一点知识,不过雕虫小技;有一点小才小智,不过哗众取宠,整个人生仍然逃不掉一个字:俗。

古时中国重君子

君子人格理想的传统在中国世代相传,延续了几千年。知书识礼一直是中国人对于文明的共识,“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”是坚守君子人格的最后底线。作为整个社会的价值理想,君子人格理想构成了价值体系的核心部分,对于社会秩序起到制衡作用,成为社会文明的指挥棒。

在中国古代社会,社会的上层,如贵族、官员、士大夫、富商大贾、乡绅,从衣食住行到言谈举止,尚礼是基本要求,斯文是行为标准,因为礼义廉耻是君子人格的一个门槛。所谓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”,讲的是信用;“文质彬彬,然后君子”,讲得是品德与言行的双馨。他们即使不敢认为自己就是君子,也绝对不以小人自居。在那个社会,被公认为小人的人不仅没有身份,也没有信誉和道德可言,基本上被排斥在文明社会的社交舞台之外。即使是刚刚摆脱穷困的暴发户,无论他先前多么低贱、落魄,也要穿起马褂、长衫,以附庸风雅;还一定让子弟读书应试,获取功名。

正是在这种文化传统之中,中国历史上的忠臣烈士不胜枚举,杀身以成仁的壮举史不绝书。 

 痞子化误优雅

中国传统社会的君子人格理想代表着社会的文化向度,体现了文明社会的秩序。钱穆先生认为,中国文化本质上是农村文化。因为一代代乡村读书人通过科举走进皇城大都,成为官僚体制中的一员,而他的后代又衰落,被新的乡下读书人取代。进入国家管理中心的人才基本上来自乡村的有志青年。如果没有知书识礼、君子人格的社会价值理想的指引,中国古代社会的这种延续、发展是不可能的。

与传统中国社会的价值理想相异,君子人格在当下的中国社会几乎没有市场。至少,整个社会没有这样的共识,没有体现对这种文明的向往。要不要把自己培养成君子价格,不是一个安身立命的问题。因为,它基本上不影响每个人的升官发财。君子人格既不是学历,也不是技能,更不是酱。按照君子人格的要求,自觉遵守一些道德操守,甚至被视为作茧自缚,也许在社会生活中生存更加艰难。而做一个小人,既不会更新换代任何东西,也许不能在社会生活中顺风顺水,获得很多实际利益。

所谓礼义廉耻、信用仁厚、刚正不阿,这些东西都不能产生直接利益,人们往往弃之如敝屣。相反,只要能产生实际效用、利益,哪怕冒天下之大不韪,被千夫指,有些人也在所不惜。最简单直接的是骂人,特别是骂名人,其次是展示自己的艳照,还有的甚至挑战社会伦理底线。只要能产生轰动效应,任何举动都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。

人们对于“耻”的渐渐麻木,导致了一种反文化的社会倾向,痞子化于是应运而生。

根源在于教育

君子人格理想的毁灭根源在于当代中国教育。

人最根本的东西是人格。教育首先是培养人的教育,即把学生培养成具有健全人格的人。至少从孔子开始的中国传统教育,一直以培养君子人格为首要任务。所谓“传道、授业、解惑”,首先是传道。这是教育最基本的要求,古今中外概莫能外。而我们当下的教育被人们称为应试教育,升学是这种教育的最终指向,于是,分数实际上成为衡量学生的唯一标准。家长和学生都把学校当成技能培训班,当成升官发财的桥梁。在这种情况下,中国学校里的品德教育只能是花拳绣腿。我们的学校因此忘记了教育最根本的任务:把学生培养成什么人?

今天中国的学校,一般的孩子也谈自己的理想。他们的理想无非是将来成为科学家、影星、商人、经济学家、教授、部长等等。这既是他们自己的理想,也是家长和老是对于他们的寄托。落实到学校生活中,这些理想都是具体的,就是上好学校,例如北大、清华、哈佛、剑桥等等。因此,读书是为了考试,上好的学校是为了找到好工作,总之不外乎升官发财一类。学生脑子里整天想的就是考试。更可悲的是,离开考试,有些学生就一无所能,甚至惶恐不安。

于是,一些人就没有人格理想。没有人想成为一个君子,也没有人畏惧做一个小偷,只要有巨大的利益,这样做也是值得的。更没有人要成为英雄,那似乎一点也不切实际。

一个缺少君子人格理想的社会,人格就会猥琐,唯唯诺诺就成为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。在工作单位,上级就是法官,哪怕只是一个处长、科长,权威形同上帝,没有人敢于对他们的错误提出异议。上下级关系于是成为主奴关系。想想当年的梁漱溟,我们应该反思:这样的人,在我们的学校能够培养出来吗?

中国教育在人格教育上的缺失,导致受教育者和没有受教育者之间没有真正的区别,因而推动了教育自身的神圣性。

由于优雅的缺失,恶俗必然成为时尚。从商业大片到学术讲堂,俗不可耐的东西无处不在,无法阻挡。

一个社会失去优雅,无论它的成员多么有钱,珠光宝气,宝马香车,总是带着野蛮的气息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