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百纳袈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工、农、商、学、兵均经历过,但没坐过牢,专赴监狱参观过数次。最长的经历为教书匠,20岁读历史,25读孔子、朱子,45读老、庄,60岁读禅宗。自认深得精髓。信仰辩证唯物主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纪晓岚笔下的酸腐文人  

2017-05-21 06:23:50|  分类: 国学札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纪昀《阅微草堂笔记》,写了许多酸腐文人。

 

纪晓岚笔下的酸腐文人,各有各的特点。其中有一位泥古不化者,是一种比较可笑的形象,《滦阳消夏录三》写过一位刘羽冲,是纪晓岚高祖厚斋公的朋友,最大缺点就是死搬古人的教条,不懂得变化。厚斋公曾经写诗规劝过他,没什么效果,结果闹出不少笑话。其一,他“偶得古兵书,伏读经年,自谓可将十万。会有土寇,自练乡兵与之角,全队溃覆,几为所擒”。其二,“又得古水利书,伏读经年,自谓可使千里成沃壤。绘图列说于州官。州官亦好事,使试于一村。沟洫甫成,水大至。顺渠灌入,人几为鱼。”虽然经过这些失败,可惜并没有找到教训。“由是抑郁不自得,恒独步庭阶,摇首自语曰:『古人岂欺我哉!』如是日千百遍,惟此六字。不久,发病死。”此人可谓至死不悟。

 

纪晓岚笔下的酸腐文人,有时候让人哭笑不得。《姑妄听之四》写他家有个奴才,名叫傅显,喜读书,颇知文义,平时处处刻意装成一副老儒模样。“一日,雅步行市上,逢人辄问:『见魏三兄否?』”魏藻,行三,也在纪昀家里当奴才,傅显就称之为“魏三兄”。街上有人告诉他魏藻当时在哪里,“复雅步以往。比相见,喘息良久。魏问相见何意?曰:『适在苦水井前,遇见三嫂在树下作针黹,倦而假寝。小儿嬉戏井旁,相距三五尺耳,似乎可虑。男女有别,不便呼三嫂使醒,故走觅兄。』魏大骇,奔往,则妇已俯井哭子矣。”这个傅显当时看到小孩有危险,或者大喝一声喊醒其母,或者自己把小孩子领到别处玩耍,就不会发生小儿坠井的悲剧。等他这样按照“男女有别”之礼一折腾,失去了避免悲剧发生的最佳时间,你说气人不气人?纪晓岚发议论说:“夫僮仆读书,可云佳事,然读书以明理,明理以致用也。食而不化至昏愦僻谬,贻害无穷,亦何贵此儒者哉。”此论可谓入木三分。

 

纪晓岚笔下的酸腐文人,也有让自己自尝苦果的。《滦阳续录三》写纪氏两位前辈,在兵荒马乱之际,因为争执画像上的门神到底是谁,耽误了逃难的时间,结果全家遇难。当时,邻居一位老人指着门神画像,叹息说:“使今日有一人如尉迟敬德、秦琼,当不至此。”纪氏两位前辈正在门外捆扎行李,一听此言,行李不捆了,上前争论说:这是神荼、郁垒的画像,不是尉迟敬德、秦琼。“叟不服,检丘处机《西游记》为证;二公谓委巷小说不足据,又入室取东方朔《神异经》与争。时已薄暮,检寻既移时,反覆讲论又移时,城门已阖,遂不能出。次日将行,而大兵已合围矣。城破,遂全家遇难。”纪晓岚的父亲评论这件事,说:“死生呼吸,间不容发之时,尚考证古书之真伪,岂非惟知读书,不预外事之故哉!”此痛可谓刻骨铭心。

 

酸腐文人之间这种嗜争的风气,其实并不罕见。冯煦《蒿庵类稿》有一篇代人作的《重建钟山书院记》,说:“今所谓经学者,支离琐碎,舍五常五伦五事之荦荦大者,而致力于一名一物,不顾是非之正务,攻驳数百十年上之贤者,以张一己之见。群聚州处,争一字得失,面热汗下,刺刺不休。其合者,则标榜以为声援;不合者,百计难之,以期必胜。此学术之蠹也。”冯煦出生在纪晓岚去世后38年,他说的情况与纪晓岚书中所写的情况,大致相同。由此可见,酸腐文人风习,实在也是一种不可小看的顽症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